我是孜然uwu

湾家、沉溺安雷雷安,是杂食党

绑文童安歌、绑画夏谷渍_(┐「ε:)_

用评论砸我或是找我玩都会很高兴的uwu

小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

关于

【安雷】誓

#安雷♀,安哥X雷姐,请注意避雷
#原本是个欺负安哥的东西,不过emmmm
#其实是万圣节的贺文,虽然和万圣节完全没有关系
#没有问题的话,请


安迷修感到有点困扰,不晓得什么原因,雷狮变成了女孩子,不是变成女孩子这点让他困扰,而是她的行为让骑士感到了困扰。

像是几秒钟前安迷修结束了战斗,刚要收起自己的双剑就被人从后方猛然的扑上来,背后那柔软的触感在骑士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马上让他烧红了双颊,窜上的热度甚至差点让他忘了要稳住身子,以免两人、尤其是身上那个现在是需要受到他所遵循的骑士道保护的女性,一起摔到地上去。

慌忙间,安迷修伸手按住后面那人,以防止身后的人因为自己稳住中心的反作用力而滑下来,毕竟要是让一位淑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摔伤可是违背他的骑士道的。

“……雷狮…”

在尴尬与窘迫交织的情绪中,他低低唤了那人的名字,而得到的回应则是对方不复以往低沉声线的娇俏笑声,安迷修有些不习惯,但也不能否认这样的雷狮对他的魅力依然不减,这件事在对方刻意的以亲昵的动作来戏弄他的时候就明显的表现出来。

骑士听到背上那位“淑女”开了口“哈哈哈、白痴骑士,你连耳朵都红了。”

雷狮说完还故意对安迷修已经泛红的耳根吐了一口热气,骑士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刺激一下像是炸毛的猫儿,他反射性的捂住那侧发烫耳朵,很快的旋过身,结果就是原本在他身后的雷狮失去支点身子一晃眼看就要跌倒,安迷修又不得伸手去接住他。

这下雷狮顺理成章的扑进了骑士的怀中,他感受到安迷修僵硬的动作,不禁有些好笑。

安迷修很快的退开了,还带着一句含糊不清的“……在下无意冒犯。”

骑士手足无措的样子给海盗带来很大的乐趣,而他也毫不掩饰的大声笑了起来,让安迷修除了窘迫外可能又带上了点恼怒,可是雷狮笑得颤抖的肩头吸引了他的视线。

雷狮身上的外套还是他意外变成女性之前的那一件,在成年男性的雷狮身上虽然看起来似乎略小了些许,但在娇小的女性身上,这样的尺寸可能就稍嫌大了些,过宽的衣领从少女的肩头滑下,露出一段洁白的肌肤,他很快的伸手拉起了那人的外套衣领,将拉链拉到了最上头,骑士甚至不敢将视线放在对方身上,只凭着印象中的位置行动。

“……别笑的这么夸张、还有把衣服穿好。”

“啧、傻逼骑士管的真多,穿成这样哪能看啊。”

对安迷修的动作很是不以为然,雷狮嫌弃的伸手便要把拉链拉下,却被安迷修一把拉住了手,雷狮挑挑眉,抬眸望向眼前因为现在的特殊情况而比自己高壮的多的骑士,打趣的眼神像是在无声谴责一向以遵从骑士道为荣的那人。

接触到对方的眼神,安迷修触电一般缩回手,他刚刚看到对方似乎想要把衣服拉下时也没多想,便做出脑中想阻止那人动作的反应了。

他看着雷狮收回手,另一手抚上刚刚被人抓住的那处,白皙的肌肤上似乎有些微微泛红,这样的画面又一次刺痛了安迷修的骑士道。

“在下不是故意的……”骑士想要解释他的行动,却被雷狮挥挥手打断。

“行了行了,这几天听你这句话就饱了。”

听到安迷修的话,雷狮皱眉,一下便失了一开始想作弄对方的好心情,他双手环胸,一撇嘴“别和老子说教啊、真当我是你那骑士道里需要保护的弱鸡,可别笑死我。”

“在下不是这个意思、”虽然需要保护这件事情是事实,安迷修没把后半句说出来。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自然是发现转化为女性的雷狮不论是反应或是力量都不如以往,虽然动作相对的敏捷了些,但安迷修却是认为现在这个连自己胳膊的甩不开的雷狮是需要保护的。

莫名的有些可爱。

安迷修被自己脑中闪过的想法吓了一跳,慌忙的抬起头,却发现对方早已经转过身子准备离去。

他一愣,跟上雷狮的步伐,不紧不慢的跟在对方后头,雷狮侧头看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默许骑士跟着自己。

走了一段,前头的那人却突然停下脚步,接着便缓缓的蹲下身子,安迷修走了过去,屈膝半跪在人的身前与对方的视线齐平,雷狮皱着眉看着片刻便埋头在自己的双膝之间。

“怎么了?”安迷修忽然有点担心,伸出手想要碰触他,动作却停滞在半空中,他收回手,低问。

隔了一会,那人才有气无力的回应“……肚子、疼。”

是生理痛,从裁判球那里结果单据的时候,安迷修还在愣神,虽然不晓得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却也没有想到雷狮的转化是这么的彻底的。

在裁判球的帮助下,雷狮似乎已经做了紧急处理,顺带联络了卡米尔过来把人带走,他就是抱着双腿坐在一旁精神有些萎靡,安迷修在雷狮身侧坐下,半天才憋出一句“疼吗?”被雷狮一记眼刀别了过去。

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傻,最后只好道“有什么在下可以帮忙吗?”

雷狮沉默的侧头看向他,然后起身坐在他的大腿上,安迷修脑中第一个想法是,不会吧都这样了还想着戏弄我。

结果雷狮只是皱着眉伸出手。

“手。”

安迷修乖乖的伸手放在雷狮伸出的手上,手上接触到的肌肤以体温来说是冰冷了些,雷狮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和刚才一样简短的命令“揉。”

安迷修感到无措,不过雷狮已经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无力的催促“快点、很疼……”

变成女性这件事还是太糟糕了,脑袋埋在安迷修颈间的雷狮这么想,不论是这尴尬的生理痛还是撒娇一样的动作,要是平常,这一点疼痛他大概连吭一声都不会。

半眯着一双紫晶一般的眸子,他在安迷修渐渐熟练的动作下放松了身子,可能是止痛剂也开始起了效果,雷狮也觉得好受了些。

除了戏弄安迷修很有趣之外,他也没有享受到这个性别的其他好处。

虽然可以赚到大量积分,可是为了测试安迷修真的是喜欢女性而不是男性这件事答应试药的自己,大概比傻逼还傻逼吧,幸好也快变回来了。

雷狮自暴自弃的这么想。

“……那个,恶党、你的胸部,压到在下了。”安迷修的声音听起来还很是窘迫。

“……嗯?”雷狮懒懒的发出一个短促的鼻音。

“你要不起来一些……?”他小心翼翼的问。

“害羞什么。”心情不好的海盗不想理会骑士小心翼翼的请求,倒是小腹上温柔的抚摸让他舒服的低低哼声。

“……你里面是不是没有穿、女生会穿的那个。”安迷修觉得很尴尬,在较为平静的情境下,他才发现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似乎过于柔软了。

“……白痴。”雷狮抬头看了他一眼,除了这两字外也不想跟他在多说什么了,不过对着安迷修说,大概也是对着自己说,他闷闷的把脑袋靠回原处。

于是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大概也是安静了太久,所以安迷修在低唤他的名字时,雷狮懒懒的抬起眼皮却也没有想回答的意思,骑士便以为他这是睡着了,伸手轻抚着他的脑袋,透过药剂转化的身体有着一头长长的黑发,安迷修便以指为梳,把那人也没多花时间在意的长髮慢慢梳开。

“为什么要这样戏弄在下……”安迷修似乎在自言自语“你对在下很有吸引力的、……要是在下做出什么事,会被你讨厌的吧?……”

白痴

结果我们都是、

Fin.

评论(4)
热度(53)

© 孜然串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