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孜然uwu

湾家、沉溺安雷雷安,是杂食党

绑文童安歌、绑画夏谷渍_(┐「ε:)_

用评论砸我或是找我玩都会很高兴的uwu

小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

关于

【安雷安】818那个骑士与海盗的日常(番外一)

#唱见安X电竞选手雷
#安雷安无差,算是补了些许论坛体的内容部份
#没有问题的话,请

论坛体直达→  (一)  (二)  (三)



难得队上放了个假,没想到要做些什么的雷狮很是无聊,最后还是要了个帐号像往日一样上了游戏。

那帐号的段位不高不低,就堪堪卡在铂金,依照一个职业选手的素质,几局下来雷狮自然都是轻松碾压了,可多打几局后,那虐菜的愉悦感也开始一点一点减少,他渐渐的开始感到有些乏味了。

才刚开局不久,他移动着角色去打野,也不管哪个把蓝砍了只剩血皮的人,雷狮一个平A就带走了那人打了半天的野。

一开始他也没有去注意那个被他抢了野的人,今天几局打下来,虽然不少人因为被抢野感到不爽骂人,不过最后都折服在他的技术之下。

会让雷狮注意到那个人是因为对方打了一句“小姐姐,来拿”

小姐姐?这个傻币是在叫老子?

对那人的话不置可否,但秉持着不拿白不拿的想法,雷狮还是操控着角色去了那个站的直直的野怪打的角色身边拿下了Buff。

后来那人又帮他打了几个野,而且时间点都抓的意外的好,他瞟了那人的经济一眼,大概是整局就顾着被抢野和给他打野,那家伙的经济并不怎么样,更不要说KDA了,也不晓得是运气好给他矇到了好时机,还是真的意识挺不错的。

有趣、

他想,估计这人会落在这个段位倒不是真的游戏打得一般,这样给别人打野打buff可能也是常有的事。

一盘也快结束,雷狮想了想,连唇角都勾起了一抹笑,当然,里头恶趣味的成分占了大半。

他开了麦,顺带推掉了敌方的水晶,伴随着胜利的画面,雷狮脑中浮现的还有对方可能是愤怒,可能是无措的脸,他道“喂、那边那个傻币,一整局都帮老子打蓝,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当然随着游戏的结束,他不会知道对方的反应,而雷狮也没有要在意这件事的兴趣,只把他当是个消遣的话题,没想到就真的在学校碰上了正主。

虽然成为职业选手,但雷狮并没有休掉大学的学业,和校方协调的结果是他需要缴交教授发派的某些作业和参与大考。

和安迷修在学校碰上的那一次,便是雷狮去学校缴交作业的时候。

要说这个相遇,只能说是巧合中的巧合,正巧他和与他同行的海盗团那几个人,也就是战队的成员说到那件事,正巧安迷修从那里经过还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于是各方面都十分耿直的骑士上前和雷狮理论了一番,于是他们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于是他们吵着吵着就打了一个爽,于是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于是雷狮也知道了安迷修是个唱见。

至于后面开始有了一些合作其实是始于雷狮一个带着嗤笑的挑衅。

“唱见?这不是只有女孩子在玩的东西吗。”

安迷修挑了挑眉侧头望向一旁的人,骑士的外表其实很是出色,尤其是深邃的五官把人的视线带进了那双蓊郁的眸子里,绿眸净澈的仿佛无波深潭。

“这是你的偏见,如果没有兴趣的话就不要妄下评论了吧?”安迷修似乎也没有生气,只是语气平淡的开口,和他表现出的和气不同,雷狮可以看见那双绿眸中的冷然。

他的薄唇勾起一抹弧度,笑声低低的,雷狮开口,语气中一丝玩味、一丝不屑“如你所说,那我们可以在我有兴趣的方面切磋切磋。”

一双蓊郁的眸子看向他,安迷修似是困扰又似是不悦“可是在下并没有兴趣。”

“哦、没有兴趣是指,对和我切磋没有兴趣吗?”

“在下并不想在才被学校提醒过后,就马上犯下同样的蠢事。”

雷狮失笑。

“只是切磋一场游戏、难道你不敢接下这个挑战?”

安迷修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他,雷狮也看着他,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

“在下接受你的挑战、”他说。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不打不相识吧,反而是在这之后两人似乎升起似是而非的惺惺相惜,要说现实中的碰面是不怎么常,毕竟住在战队中并要配合练习的雷狮并没有太多的闲暇,但合作倒是多了,甚至有时安迷修开个房间练练歌的时候,雷狮就挂在上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几句。

所以安迷修设备出问题这件事他自然也是第一个知道的,但坏心眼的海盗在异常大方的出借器具的时候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其实也不算要求,只是闲着无聊的雷狮支着脸,随意打了的一句话。

安迷修挑挑眉,虽然说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可是“服侍”这个词汇,让人有种微妙的观感。

服侍我一整天来报答我的大恩大德吧、

雷狮直到在发生直播插曲的那一天才知道,安迷修把自己随便说的话当真了,并且认真的问他要如何实行。

他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海盗头子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雷狮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人,勾唇笑了笑。


(目前是安雷安无差,虽然不确定有没有后续,但可能会转为安雷或雷安、话说有没有小可爱激情献梗(bu)

评论(2)
热度(58)

© 孜然串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