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孜然uwu

湾家、沉溺安雷雷安,是杂食党

绑文童安歌、绑画夏谷渍_(┐「ε:)_

用评论砸我或是找我玩都会很高兴的uwu

小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

关于

【安雷安】 Asabikeshiinh

#改编些许捕梦网的传说
#一方死亡描写,虽然也许看不出来
#安雷安无差
#好像是昨天不小心吃了很多太太的刀片
#没有问题的话,请

————有智慧的捕梦者可以解梦,能在梦中日行千里,甚至在梦里捕捉猎物—情人或野兽。

霹雳啪啦的敲打着键盘,青年的双眼下带着明显的青乌,身体感到疲惫和困倦却一直得不到良好的休息,他伸手拿起盛着已经冷却的咖啡的纸杯抿了一口,叠加的疲惫让他无法好好休息,他闭上酸涩的双眸,低低的歎了口气。

闭上双眼的那一瞬脑中就浮现了一片血红,他看到自己的双手都是血,脸上、手上,几乎裸露的肌肤都可以感受到温热黏腻的触感,明明热的发烫,他的身体却冷的发寒,打从骨子里的冷让自己跳动的心脏都感受到一下下的刺痛。

他的双臂间似乎抱着一个人。

他似乎在哭,抱紧着怀中的人,他能感受到脸颊渐渐冷却温度被温热的液体盖过,但怀中的温度却渐渐的消逝。

那个歇斯底里的呐喊似乎就近在耳边。

————!

“……安迷修?”

被突然的这么一喊青年的身子一震,这才拉回了思绪,他侧头看向面带疑惑、似是有些担忧的同事,露出抱歉的微笑。

“你最近精神不怎么好啊?”女孩子关心道。

“是啊、最近一直做一个梦。”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试图缓解微微胀痛的脑袋,每次做完这个梦之后他的脑袋就一抽一抽的疼,现在不过只是想起梦境就让他的情绪受到了影响。

“睡不好吗?”那人眨了眨眼,接着开口“那这个送给你吧!”

他打量着手上的东西,比起妹子口中类似护身符的功能,安迷修觉得这叫做捕梦网的东西更接近像是工艺品。

主体是一个环、里面由交错成规律漂亮的形状最后汇聚在中间偏下,一个较小的环中,本体的下头垂挂着许多羽毛和水晶,也是由细绳串起,只是比较特别的是他的羽毛清一色都是沉如墨色的黑。

“这是我去旅游的时候,一个卖传统饰品装饰的盲眼老婆婆送我的。”女孩侧着头道“他说、要把他送给我的身边一个有需要的人,我在猜有可能是你呢?”

“……”安迷修看着手中的东西沉默片刻,还是开口道“……总之,谢谢你。”

虽然那个捕梦网的来路有些奇妙,但安迷修还是对这个工艺品一般的东西可以帮助自己的睡眠情况没有予以太大的希望,明天要还是这样就得去一趟医院了,他边想着,还是把捕梦网在自己的房间中挂了起来。

入睡的前一刻,他看到捕梦网下垂挂着的漆黑羽毛上头的紫水晶在从窗户透入的微弱月光下,熠熠生辉。

睁开双眼时,入目的是一片白茫茫,好像是雾,在他前进的时候周遭的视野清晰了些许,安迷修走走停停了片刻,发现这似乎就是一个除了雾之外,什么也没有的空间,他停下脚步,却突然听到什么声音。

像是脚步声,悉悉簌簌,过了一阵,安迷修才在白雾中看到一抹黑,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能隐约看出是个人的影子。

一个东西划破空气,把四周的雾给驱散了,一柄似是槌子,但造型略微奇特的武器堪堪指在他鼻尖前几釐米的地方。

随着雾气的散去,他看到了眼前的人,那人单手轻松的提着半人高的槌子,另一手随意的插在外套的口袋中,身后长长的头巾因为刚刚带起的气流漂扬,一头漆黑的发丝就和他在睡前一瞥的羽毛一样漂亮,尤其是那双仿佛倒映了整个星空的紫晶色眼眸,似乎有种莫名的魔力,让他心情突然的放松的魔力。

睡前?……对了,这是梦中吗、

“嗯?是你啊、”眼前的人挑挑眉,好似有些惊讶,他收
回武器,把那柄长长的槌子就被他随意的扛在肩上,看着毫不费力像是拿着个没什么重量的东西一样。

他认识我,安迷修惊讶的发现自己对这样的想法没有任何疑问,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嗯?做恶梦,哈哈、骑士大人也会有这样的时候吗?”黑发的男子环顾了四周后,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恶党、只要是个人就会发生这样的自然现像。”很自然的,对那个人的称呼脱口而出,初次见面的两人却熟稔的像是许久不见的老友。

听到安迷修的话,那人只是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让安迷修的心脏一阵刺痛。

“走吧、来看看是什么胆大包天的家伙敢在我雷狮的地盘上撒野。”

长长的头巾因为人的转身在自己的眼前划过、飘扬在空中,画面熟悉的像是和什么重叠了一样。

一片血红的画面闪过,安迷修又觉得脑子一疼。

“别拖拖拉拉的。”

他抬头,看到扛着槌子的人侧着身看着他,半眯起的漂亮眸子,有些不悦的样子。

真是容易生气、安迷修想着,一边跟上了那人的脚步,虽是这么想却只是无奈笑笑,好像已经习惯了似的。

他依稀听到那人自语一般的低喃“忘记的事就不要想起来了。”

迷雾笼罩、这个秘境一般的空间中其实和他刚刚看到的一样空无一物,可是眼前的人似乎在寻找什么,可是走了大半天,除了两人之外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你在找什么?”安迷修问。

“梦魇、你们好像是这样称呼的。”雷狮回答,他侧头望向身后跟着的人,勾唇笑了笑“就是让你做恶梦的那个家伙,不过那不重要,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大概是梦中?”他的语气带着些许不确定。

“算是吧、这里是连接很多介面的地方,梦境也是其中一个。”他没有回头,只是平淡的回应,两人走了一阵,雷狮却突然停下脚步,嘴上的话倒是没有停下“像你这种借着捕梦网来的人,称我们为捕梦者。”

“不过、捕梦网?安迷修你怎么拿到这么娘砲的东西的。”

安迷修无言的看了人一眼,他似乎已经习惯两人以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过于亲昵的互动。

前方的白雾中出现了一道黑影,模糊的可以看出人形,但又似乎不是那样的东西。

“那是梦魇?”

“对,没有智慧的灵。”

雷狮说着,翻手把手上的槌子一甩,那只是转瞬间的事,几乎是在安迷修看见那个叫做梦魇的怪物沖破白雾而出的时候,缠绕着闪烁的电光的槌子就已经落在怪物的身上。

像是打碎了什么玻璃或瓷器一般,还没来得及被安迷修看清的怪物粉碎成了碎片接着被槌子因着惯性画出一个弧度,接下来的画面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碎片渐渐的粉碎成细沙状,又成了更细碎、雾一般的东西,环绕在雷狮的槌子上,于是他又是一甩,那一团白雾就这么没入了身周的白雾里。

“解决了、”雷狮把槌子扛回肩上,转身看向安迷修。

“……这些雾?”

“这些?这些都是人的执念。”

坏的执念聚集而成的就是梦魇,借着人不好的情绪为食,好的执念聚集而成的就被人称为梦貘,以人好的情绪为食,他们会凭借着那个人的好恶、深刻的记忆营造梦境。

由执念聚集最后又回归于无。

“他们有执念却没有记忆的东西。”雷狮像是在说故事一般,随意又缓慢的道。

“那你呢、你是什么?”安迷修问他。

“我、我就是雷狮啊。”他笑出声。

安迷修皱了皱眉,他又开口问了另一个问题“你吃什么。”

“靠着人的思念啊。”

雷狮带着他又走了很长一段路,走到白雾慢慢的散去,安迷修听到自己踏在水上的声音。

视野渐渐开阔,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很大的浅水区域,薄薄的一层水甚至没办法高过他的鞋底,水域外,是漆黑的森林在两侧,幽幽的绿色萤火是照亮整个空间的唯一光源。

他可以看到漆黑的夜幕中闪烁的星空,远处一个石头搭起的拱形中就是一团幽绿的萤火,温和却足以照亮整个广阔的空间。

“真漂亮。”

“是挺漂亮的。”前头的人笑了笑“这是你。”

雷狮没有对后面那句多做解释,安迷修也没有多问,两人只是安静的并肩而行,朝着光源越走越近。

幽绿的萤火随着他们的接近却没有变得刺眼,还是那样温温的,平和的照亮了整个空间。

他们在石拱前面停下,安迷修这才发现石拱其实并不大,大概只有一人高,里头是一团似水又像是火焰般跳动的光冷光。

“你该走了,太阳快要出来了。”雷狮这么对他说。

“我们,还会见面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如果你记得我的话,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吧。”

他最后只听到那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房间中熟悉的天花板让他感到一阵晕眩,安迷修发现眼角有一道温热滚下。

他似乎做了一个很开心同时也很让他感到悲伤的梦,哪里面有个熟悉的身影。

安迷修已经记不得了,那个让他觉得无比重要的人,他抬起头,外头的阳光洒在窗台,昨夜挂起的捕梦网静静地在上头,紫水晶在地上映出漂亮的色调。

早安。




◆某些设定的补充◆

捕梦网可以让人看到死去的灵。

用到些许的轮回设定,雷狮死在安哥的怀里,安哥后来有转世,雷总则是停留在那个地方,成为了徘徊的灵,借着安哥已经不记得的思念为食,最终可能也会化为执念的白雾吧。

梦魇带出的是安哥目睹雷狮死亡的场景。

最后安哥的场景是在下做过几次的梦境,是个很漂亮的夜空下的场景,虽然是冷色调却让人感到温暖。

雷总:对我的人下手、哼,让你知道什么叫渣都不剩

评论(4)
热度(15)

© 孜然串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