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孜然uwu

湾家、沉溺安雷雷安,是杂食党

绑文童安歌、绑画夏谷渍_(┐「ε:)_

用评论砸我或是找我玩都会很高兴的uwu

小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

关于

【安雷】喵

#上班族安X猫妖雷
#单纯的脑抽产物
#没有问题的话,请





1

安迷修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猫咪,黑色的。

似乎这样的故事场景就要是有个下雨的夜晚,而那时也确实很符合。

加班后的疲惫依然没有抹灭安迷修对小动物的爱心和同情,他用外套包起了被雨水打湿的黑猫,抱在怀中,在给自己的宵夜里多带了一碗鱼汤。

2

在决定开始养那只黑猫的时候安迷修给他取了个名字,事实上名字也不是安迷修自己取的,只是他将手边看到的字的读音重组而已。

被取了新名字和戴上项圈的黑猫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弓着背脊炸起全身的毛,嘶嘶的叫。

安迷修默默的找出家里的药箱,把手上的伤口都处理了一遍。

3

黑猫被取名叫雷狮,以猫咪来说是个非常帅气的名字了。

很快恢复元气的黑猫倒是很符合那个名字的霸气,高傲的猫咪不但挑食,还喜欢霸占主人的地盘。

当安迷修坐在电脑桌前戴上眼镜准备将未完的工作完成时,雷狮就轻巧的跳到半人高的桌面上,甩了甩尾巴拍在主人的脸上,整个猫躯挡在电脑萤幕前,有时干脆整个身体盘在安迷修在键盘上打字的手上。

沙发上一直被安迷修当成靠垫的抱枕也是,雷狮似乎很喜欢盘在那个抱枕上,要是安迷修伸手要去动那块抱枕被黑猫看到了还会被猫咪一抓拍开。

最过分的大概就是床铺了,单人床虽说并不大,但以一只猫咪来说也是绰绰有余了,但是雷狮偏偏就是喜欢窝在床铺的正中间,让有时加班回家累的不行的安迷修常常一不注意就压了下去,结果自然是被猫主子好好的清醒了一番。

4

雷狮有一双很漂亮的眸子,紫水晶一般的双眸中像是倒映了整个星空,几次安迷修随手拍的照片放上社群网站上都大受欢迎。

但是猫主子似乎不太喜欢给他拍照,几次安迷修看到黑猫睡觉时窝起身子的可爱姿势想拿出手机拍个照,就发现雷狮半眯着紫色的眸子幽幽的望着他。

好吧,安迷修乖乖的收起原本蠢蠢欲动的手机,支着脑袋看着那只猫,雷狮这才抬眸望了人一眼,慵懒的趴回去睡觉。

5

黑猫似乎是传说中的傲娇,至少安迷修是这么理解那个词汇的。

有时看着雷狮躺在那儿,安迷修就会伸手过去给他摸个几下,捏一捏后颈,揉一揉下巴什么的。

只是几下的话黑猫还会嫌不够似的追着安迷修的手,但要是安迷修一不小心玩的忘我,大概是出于不耐,雷狮会就这么一口咬上安迷修的手。

和这只黑猫相处了一个月,安迷修觉得他这段时间来增加最多的就是伤口了。

6

那天安迷修一如往常的加了班,在回家的路上带上些烤串当宵夜,不知怎么的雷狮似乎很喜欢这种食物,也不晓得猫咪吃了会不会生病。

搭着电梯回到自己租屋处所在的楼层,在掏出钥匙要打开铁门的时候,安迷修突然感到些许的不对劲,他停下了动作片刻,却没有找到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其实不只是今天,这个月来,他好几次回家时都有这种感觉了。

他开了门,白炽灯偏冷的光從門縫中透了出來,安迷修愣了愣,白天出门的他家中的必定是关上的,毕竟早上只要借着外头的太阳便能有足够的光源,所以此时出现的光亮应该是不该存在的。

安迷修在玄关脱下鞋子,客厅里传来了些许声响,他将手上会影响动作的东西放在一旁,转身走进了客厅。

趴在沙发上的人在安迷修走进空间的同时转头也转头看向他,是一个黑发的青年,看起来和他年纪相仿,那人身上只随意的套了件宽松的卫衣,当然,那件卫衣属于安迷修的。

看到安迷修,那人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脑袋上的尖耳抖了抖,一双紫水晶一般的眸子看向他,又懒懒的转向别的地方,屁股后头的尾巴甩了甩。

“……雷狮!?”

7

安迷修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把眼前这个男人和自家猫咪做上了连结,就算那人脑袋上的耳朵和那个尾巴栩栩如生,脖子上也是那个自己亲手戴上的项圈。

“啧、老子叫布伦达。”

那人支着自己的身体坐起身,动作就像猫儿一样轻盈而优雅,他微微皱着眉头,漂亮的眸子半眯起,似是有些不悦。

“别用你取的那奇怪的名字叫我。”

看来似乎就是了。

安迷修不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8

雷狮、或说是布伦达,是只猫妖,对,可以说是成精的猫吧,那人很是随意的解释。

取名字并戴上信物这件事似乎对雷狮造成了某些影响。

“啧,那代表你是我的主人。”雷狮很是不悦的道,他勾着脖颈上那个带着铃铛的项圈,恨恨的,像是想把那东西扯下来,不过跟着黑猫的体型一起变大的项圈只是让铃铛发出了轻响,倒是没受到任何破坏。

那人没在细说,只是抬脚踹了人“把食物拿来,都要凉了。”

9

雷狮一如往常霸占了床铺,不过这次安迷修没办法拎着黑猫的后颈把他挪到一旁的枕头上了。

安迷修想了想,把人抱起,浅眠的青年自然是被吵醒了,从喉咙发出了模糊的声响像是抗议他的动作,但却没有反抗,任由对方把自己半环着躺到床上。

雷狮倒是意外的轻,虽然不是猫咪体型那样的轻盈,但以一个成年男性的体格来说却是轻的让人讶异了。

虽然体重轻的不少,但毕竟还是两个成年男性,单人床显得异常的拥挤,尤其是安迷修小心翼翼的不想因为自己的动作干扰到一向浅眠的猫咪。

10

隔天早上,拥挤的单人床上只剩下安迷修一个人了,如果不是在看到一旁的黑猫躺在那人昨晚穿着的卫衣上的话。

他简单做了早餐,直到要出门的时候,雷狮才慢悠悠的从寝室走了出来,睡眼惺忪的似乎还未完全清醒。

“我给你做了早餐,你应该能吃吧。”安迷修指向餐桌上已经摆好的食物,耸着耳朵的青年只是打了个哈欠,半垂着眸子瞥了眼,含糊的出声算是应话。

“那我要出门了。”

雷狮跟在安迷修身后走到玄关处,安迷修伸手揉了揉人的脑袋,被对方嫌弃的拍开。

“给我买些方便面备着,晚上买烤串回来。”猫主子吩咐。

“午餐需要帮你叫外卖吗?”安迷修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老子自己会解决。”雷狮皱了皱眉,道“别把我当真的猫咪,我和那种娇弱的动物不一样。”

“对了、银行卡顺便给我好了。”

评论(2)
热度(44)

© 孜然串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