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孜然uwu

湾家、沉溺安雷雷安,是杂食党

绑文童安歌、绑画夏谷渍_(┐「ε:)_

用评论砸我或是找我玩都会很高兴的uwu

小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

关于

【雷安】夏色

*掉粉時間,突然開啟的青春戀愛喜劇(誤

*又名  求助!初戀情人住到家裡了怎麼辦

*其實我還蠻好奇安安如果真的開了這個帖子會有什麼回復













冷战把夏日的黏腻也冻至冰点。

他们是青梅竹马,虽然个性相异到近乎针锋相对的地步,单方面的冷嘲热讽和紧接而来的争执、甚至是干架都是日常,但几年下来居然却也依着这样的相处方面相安无事,上课的路上踩着的单车旁一定伴随打闹,游戏机里也总留着另一人的纪录。

----但显然这次并不适用过往的经验,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安迷修这么认为并不过份,在任何人看来这确实事件会替他愤恨难平的事,事实上、他们的同学确实也为安迷修打抱不平,但雷狮的理由却也足够充分,甚至充分到安迷修的心底也已经被他说服。

"那个女的明显并不喜欢你。"

"我只是勾勾手,那女的就屁颠屁颠的凑上了。"

安迷修没忍住一拳就往雷狮脸上砸,没收下力道,和平常的小打小闹完全不是一个档次,雷狮一个踉跄、顺势退了几步。

雷狮难得的没有还击,抬首,阴郁的眸子平静而冰冷、不带一丝波澜,他舔过嘴角的破口,接着道。

"如果你是真的喜欢她的话,那显然她配不上。"

两人对这个喜欢与否心知肚明,雷狮知晓,安迷修自己心底也明白,但他明显的拒绝去承认这个事实,一个男生爱慕同性,怎么听来都是奇怪的事,安迷修的恐慌甚至让他接受了那个女孩的告白,像是什么苍白的证明,尽管女孩爱慕的眼神并不再他身上,安迷修在面对她的时候也没有那样的悸动。

愧疚让安迷修面对女孩时都小心翼翼的,学着别人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却也自始自终贯彻着骑士道中对女性的礼让。

于是便有之后的事,雷狮看不下安迷修这样的行为,他也没有多想其他什么别的事情,毕竟雷狮一直以来都是随兴而为,他大概也知道这么做的结果,显然他也不是那么的在意,看着安迷修有意的回避、甚至在那个女孩身边打转,就只为了愚蠢的自我安慰。

他对别人的情感很是敏锐,所以也很早就发现女孩住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中的羞涩与雀跃,但在更早的时候,雷狮也早已注意到安迷修眼中连他本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倾慕,抱有和安迷修对等的情感吗?


雷狮可以承认两人的关系若是用朋友称呼是过于偏颇了,但他对安迷修的情感也绝对不是爱恋。

所以他选择视而不见,徒留那人独自烦恼。

安迷修的脑袋要说不好嘛、他学业成绩优异,甚至可以排上年级前五,但也不能否认他在某些面向的迟钝。

得出这样的处理方式就是最佳的证明,雷狮简直要被他气笑了,他看不惯安迷修对那个女生那样的献殷勤,无名的烦躁也同样翻搅着他的思绪,他一向不屑于被情绪左右,何况是青春期叫嚣着的贺尔蒙在作祟,于是雷狮先启了手。

对上眼、勾唇对那个女孩笑了笑,然后那个女孩就义无反顾地奔向了雷狮的怀抱,也不管那个做为跳板的"前男友"。

怀抱自然只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但也不能怪女孩的自作多情,雷狮的笑意总是伴随着恶意或嘲讽,纯粹的笑容可能比一现的昙花还要珍贵。
最后的对话尽于此,雷狮手插着口袋转身就走,隔天安迷修看到他脸上的纱布时却也没有觉得愧疚。

冷战,安迷修不晓得是否可以这样称呼,在两人的有意回避下,就是比邻而居的两人居然也可以完全见不上面,只能说他们太过熟悉对方,就连生活作息都清楚到可以轻易避过。

这样也好,安迷修这么想。

逃避的心理懦弱,但他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方式了。

结业式后,紧接着夏季的尾末也悄然离去,在进入高三后、倚靠着埋首于课业,这件事情也很快的沉淀至深处,在苦读奋斗中转眼间就到了毕业的日子,虽说安迷修已经对那件事释然,又或是终于可以面对当时他极力想掩藏的事实,但两人却早已没什么互动。

雷狮并没有来参加毕业典礼,早已申请到国外大学的那人甚至早在一个月前就不再来学校,班上唯一一朵多出的胸花被安迷修攥在手中。

泪水、拥抱和欢笑,加上最后真挚的告别,这大概就是组合成毕业典礼的原料,抛起学士帽的照片中占满了人,也不晓得几年后是否还有人会记得其中独漏的一人。

那朵胸花最后被安迷修丢进雷狮家的邮箱中,连同那抹经过挣扎几经波折终于沉淀的情绪一同,被投入邮箱黑漆漆的洞口。

初恋的哀叹早在那个夏日的尾巴就被带走,就连这仪式一般的动作也是徒劳,毕竟那时的屋中早已人去篓空,不论什么信息都无法从那个邮箱中交与给他的曾经的主人了。






安迷修的养母不知道从哪里得知雷狮要回国的信息,养母把安迷修从一个小少年拉拔长大、对隔壁一个人住的少年也恨是照顾,但他对两人的印象似乎停滞于高考前,最后一年的冷漠也只是被归因于课业的繁重,所以收到多买菜的指示的安迷修边感叹了家门口华贵拉风的跑车、边提的菜打开家门时也没发现任何的不对劲之处。


所以他在看到惬意已坐在自家沙发上的雷狮时安迷修明显的一愣,那人倒是没在意他有些尴尬的停顿,抬手打招呼也是过度的泰然自若到有些慵懒的地步。


"呦、好久不见。"


安迷修一时没反应过来,胡乱的应声之后就提着菜往厨房走去。


两人都是出外工作的年纪了,身子也早过了发育的阶段,刚刚匆忙的一瞥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但模样却也退去记忆中的青涩,雷狮还是一样好看,五官深刻、身材修长,安迷修没想到用什么词汇去形容才恰当,但却也能明白年少的自己心中的悸动来自于哪里。


"小雷这样匆忙回来也没地方住,你那里也还有房间、就收容一下人家啦。"


安迷修看向辛勤给雷狮夹菜的养母,张了张嘴也没想到拒绝的理由。


"妈妈这不是明天就要跟阿姨他们出国去了吗。"

"哎呀、饭店那种地方怎么有家里住起来舒服。"


几句话下来,这件事似乎就这样被拍板定案,安迷修在养母的眼神下总是点了头,还外加了绝对会好好照顾人的承诺,养母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雷狮似乎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扯出个笑容道了谢。


"你看你们小时候感情这么好,好不容易见上面就好好叙叙旧吧。"


安迷修坐雷狮的跑车里,在往自己家的路上才把因为混乱而延误的反应弧跑完。


就算说是匆忙回国好了,能在刚回来就开着跑车乱跑的人怎么样也不像是需要人收留的样子啊?


只可惜安迷修的迟钝每次都在不对的时候发挥作用,现在回过神来似乎也没什么意义了。

评论(5)
热度(91)

© 孜然串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