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孜然uwu

湾家、沉溺安雷雷安,是杂食党

绑文童安歌、绑画夏谷渍_(┐「ε:)_

用评论砸我或是找我玩都会很高兴的uwu

小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

关于

【雷安】霸氣總裁俏女僕01.

*是總裁小秘書系列(X

*雷安年齡差,年上

*來自 @脑浆异构 

*大概是狗血沒腦OOC混和體







點綴著潔白蕾絲的漆黑裙襬在空中畫了圓,笑語和杯盤敲擊的聲響不絕於耳,和輕快活潑的動漫音樂混砸在一塊交織成新的樂譜,環境吵雜,原本無限熟悉的白噪音卻在角色交換後成為一下下鼓動耳膜的雷響,繃緊的胸口讓他感到窘迫,蒸騰起的焦躁讓安迷修的手不能自制的反覆壓平帶著荷葉邊的潔白圍裙上不存在的皺褶,他的視線在鏡中反覆游移,像是迷路的孩童一樣無措的打轉。


"一定要這樣嗎?"


"你已經問過很多次了。"


咬著棒棒糖的少女交疊著雙腿坐在一旁的桌上,他微彎著腰背,讓抵在膝上的手臂可以支著自己的下巴,安迷修的視線透過玻璃的反射落在少女身上和自己一出如徹的服裝,黑底連身澎裙、荷葉邊的潔白圍裙,繫帶圈住纖細的腰身在身後打了個大大的、俏皮的蝴蝶結,頭上則是滾著蕾絲花邊的髮飾,綴飾幾顆剔透星星的絲帶垂落在少女的頰側,收口在大腿上的黑襪咬緊那塊潔白的肌膚,或許是發覺這樣的打量並不妥當,安迷修在少女一雙水藍的雙眼注視下才慌亂無措的將視線收回,那人倒是不甚在意,唇瓣勾起的弧度讓口中的紙棒都隨著牽起的笑意上翹了幾度。


"不行,這個答案在找到新的替補的店員之前不會改變。"


雖說是帶笑的語氣,但語調決絕地讓人都覺得有些不近人情。


擦著嬌豔甜美的桃色指甲油的蔥白手指在下巴上點了兩下,捻著糖球連結的紙棒讓晶瑩色澤的豔粉在空中畫出一個弧度,散發甜美果香的糖球直指安迷修的腦袋,鮮豔的色彩映在碧翠的虹膜上幾乎要侵蝕那池淨澈的湖波。


"騎士,你不會忍心拒絕小姐們的殷殷期盼吧?"




01.


嘴角上挑、眼簾微彎,最佳的微笑弧度,男女聲轉換的技巧像是為此準備,從抹上一層恰到好處的蜜唇中傾瀉而出的公式問話是女孩一般的輕柔甜美,說話方式和肢體語言在密集尖刻的訓練下也變得無懈可擊,妝容跟服飾的妝點卻像是在那雙幽深的紫眸下便無所遁形,灼熱的眼線中就是完美的掩飾一下便被燒得一乾二淨。


"安?"


"許久不見、真該說女大十八變嗎?"


從喉頭滾出的的話語低沉、失笑打趣的問句在結尾微微上挑,男人的視線從金屬質感的名牌上滑過,一雙漂亮的紫眸中帶著的輕挑笑意讓安迷修在一瞬對自己的裝扮被識破的慌亂下外,不得不在心中默念五次攏長的員工守則才壓下想往那人漂亮的臉蛋上招待自己充滿澎湃情緒的一拳衝動,安迷修深吸一口氣才控制住因為肌肉抽搐而顫抖的嘴角,他眨了眨那雙淨澈的碧翠眼眸、微微偏頭,大捲的棕色髮絲便隨著他的動作從肩上掠過。


——來自那本少女心點綴、騷粉色基底的教戰守則,無辜歪頭的姿勢有效攻擊一般男性達一半的血量,搭配眨眼敲頭的動作效果更佳,當然,安迷修沒有這個勇氣和恥力,他也沒在店裡看過其他人做過。


"我想您大概是認錯人了。"


面對對方過於熟捻的姿態, 安迷修檢視過自己的記憶,對於男人出挑的長相他還是不得不給予正面的評價,這樣的容貌只要見過一次就可以深深刻印在腦中,不過安迷修可以確定他沒有見過這個男人。


——至少最近幾個月沒有,拜臉盲所賜,班上加上自己也就四個主修鋼琴的同學,安迷修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搶琴房中的碰撞才將眾人的名字與長相記下。


不過這個男人的話就是驚鴻一瞥也足夠讓人驚艷了,刀削般深刻的五官、修長的身材被訂做的西裝勾勒出俐落的線條、那雙艷麗而罕見的紫眸彷彿有寧芙的歌聲一般擁有惑人的魔力,但那人在這個咖啡廳中完全是個格格不入的存在,無論是歲月磨去青稚後帶出的魅力或是一身過於正式的服裝凸顯出的氣場都讓男人在推開店門的那一刻成為全場的視線焦點。


"是嗎。"


面對安迷修甜美而堅定的語氣,那人卻是近乎不可見的一聳肩不置可否,薄唇非笑似笑的用略有些輕挑的語氣吐出玩味的話語,或許也是發現自己服裝的拘束或又只是來自於自身的不滿,男人指節分明的手稍微鬆開了打的完美的領結,慵懶的動作似乎還透出些許性感。


"不為我帶位嗎、女僕小姐。"


不曉得是否是自己因為男人的出現而莫名其妙緊繃的神經所致,安迷修總覺得那人似乎加重了最後兩個字的讀音,如果只是被發現男扮女裝安迷修大概也只是會覺得窘迫,來自於另一位真誠的同事,安莉潔表示安迷修一身的裝扮堪稱完美,除去無法改變的男性的寬大骨架,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高挑的美女,凱莉則補充了一句,客人們發現自己被騙了大概也不會有怨言,如此的評價來自於一向刻薄於言語及過於真誠的兩個人就足見一身裝束的效果,但男人給他的感覺卻不是透露著發現了什麼秘密一般,而是讓他摸不著頭緒的玩味。


男人幾乎將店裡的蛋糕點了一遍,卻拒絕了咖啡廳中和女僕一慣的互動,只動了桌上的那杯黑咖啡,坐在位置自顧自的在手機螢幕上舞動著手指,整個人散發著與空間格格不入的氣氛卻還是泰然自若,讓安迷修的視線好幾次就這樣不由自主落在人身上,不過事實上男人已經獲的店裡的客人多次的注目禮。


大概是安迷修的偷窺過於光明正大,男人抬起頭,那雙絢爛的紫眸便對上了那一汪深潭一般的碧翠,那人居然勾起薄唇笑了笑,安迷修覺得自己的呼吸微微一滯,男人放下手上一直不離手的手機,朝著他勾了勾手,安迷修便像中蠱一般往男人身旁走去也沒有一絲的遲疑。


駐足、彎身,一切都如訓練時所指示的相同,安迷修將視線與對方齊平,那雙絢爛的色澤讓他有一瞬的恍惚。


"......你有聽到我說話嗎、女僕小姐?"


"......不好意思。"


"我說,幫我把這些蛋糕打包起來。"


"好的。"


指令止於此,安迷修準備起身,男人的話卻還沒結束,他的手被拉住, 安迷修被對方的動作一帶又彎下身。


"安迷修,你是真不記得還是假的不記得?"


评论(3)
热度(152)

© 孜然串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