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是一叢草

【APH/蘇愛】雪夜


*這是一個很皮的大學生愛哥哥(帕特里克)跟黑道蘇哥哥(斯科特)的故事


「...帕特?.......」斯科特有些訝異的望著坐在自家門前,正隨意撥弄著地上雪堆的自家兄弟。

   帕特里克抬起頭,碧色的眸子看向對方,眨了眨「噢,斯科特,該死的你終於回來了!」

   「怎麼?突然跑來」斯科特走到門前,掏出了鑰匙開門。

   「誒...就...」聽斯科特問起這個,帕特里克的雙瞳不自然的轉向一旁。

   斯科特看著綠眸的兄弟就這麼支嗚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就提起了帕特里克丟在一旁,已經積了層薄雪的行李箱,挑眉淡淡開口「老子不想站在外面吹風,給老子進來說清楚」

   跟著斯科特走進房內,帕特里克順勢帶上了門,似乎想要轉移話題,開口問道「對了,我帶了些威士忌,要喝嗎?」

   「晚點」斯科特只是淡淡的應了聲,脫下大衣,掛在一旁的架上,走到客廳去。

   帕特里克也只能脫下大衣,跟著進到客廳去。

   斯科特坐了下來,手撐著下巴,蒼翠的雙眼凝視著帕特里克「所以?該不會又給老子闖了什麼禍吧?」

   帕特里克可以明顯的感受到斯科特平淡的語句中夾雜著的慍意。

   「誤會啊誤會...這次真的不是這個......」雖然這話說的有點心虛,但大部分都是真的。

   斯科特凝視著帕特里克片刻,才淡淡的開口「...所以呢?」

   「啊...怎麼說呢?」帕特里克有些尷尬的移開了視線,停頓了片刻又笑笑著開口「嗯,其實沒什麼啦?就是被一幫混蛋纏上了而已」

   下一秒,帕特里克就被飛來的靠枕擊中,該慶幸的是,至少斯科特手邊沒什麼有殺傷力的東西,帕特里克默默撿起了掉落到地上的抱枕。

   撿起地上的抱枕,抬起頭就看見斯科特充滿鄙視的眼神,帕特里克無奈的偏頭,無辜開口「...嘛?先聽我解釋嘛」

    斯科特挑眉,淡淡的開口「說吧?最好是個好理由」

「...誒...就是啊,我上次去幫忙的那個舞會,好像不小心殺到一個漂亮的大姐姐,然後那個大姐姐似乎是某個什麼老大的馬子,嗯,總之就是開始來找我麻煩啦」帕特里克思考了片刻,簡單的說明了來龍去脈。

   斯科特挑了挑眉,聽帕特里克這麼一說,依稀記得自己手下那一群裡面似乎有個嘍囉說什麼馬子被小鬼泡走了不會是那個吧...

   「所以啊...」帕特里克無辜的看向斯科特「所以啊哥,那不是我的錯吧!明明只是生得太帥了,著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就算是這麼回事,後面那句會不會太欠扁了?」斯科特後靠到沙發裡,淡然道「對了?不是帶了酒來...」

   「噢,那個啊,等我一下」帕特里克輕笑,這次也成功讓斯科特放過自己。

   似乎知道帕特里克在想什麼,斯科特瞇起蒼翠雙眸,偏頭開口「我可沒有要那麼簡單放過你啊?帕特,就算不計這次,我們應該還有很多帳要算吧?」

   帕特里克翻找行李的動作僵了僵,碧眸飄乎了下,才陪笑道「啊哈哈...別這麼說嘛?難得見一次面這樣的話傷感情呦!」

   也不想想是誰為了不想住在家裡,選了一個特別遠的學校念。

   斯科特默默吐槽。

   之後帕特里克被斯科特灌的爛醉,睡死到了隔天早上,然後頭痛了一整天。

    在之後被斯科特趕回學校後,那群找他麻煩的人,一見到帕特里克就嚇到跟見到鬼一樣。

    雖然這樣帕特里克也樂的清閒,不過還是對這個現象感到十分不解。

    當然,一切的一切都是某個人幹的好事。

    遠在愛丁堡的斯科特打了個噴涕。

评论
热度(2)

© 窩是一叢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