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是一叢草

【刀劍亂舞/安清(全員)】2年B班觀察日記

★學院paro

★起名無能

★劍道部歡樂(?

★校園X巨頭設定有(老大意味(?

崩角什麼的當然有

 

 

        「安定~你好了沒?」樓下傳來清光似是有些不耐的呼喚。

 

        「好好,來了」安定應聲,提起了背包和裝著竹劍的刀袋走下樓。

 

        「真是,這樣會遲到的啦!」清光一邊碎唸著,一邊把便當丟給安定「快出發吧」

 

        「是是」安定無奈的苦笑,把便當隨手塞進背包中後,叼著早餐就往門口走去。

 

        跨上腳踏車,清光熟練的撐著安定的肩站上後方的踏板「出發!!」

 

        今天有劍道部的晨練,兩人的起了個大早,路上的行人不多,只有些喜歡晨跑的人偶而經過。

 

        兩人住的地方離學校頗近,腳踏車只要三分鐘的車程,在轉個彎便能看見學校的主校舍。

 

        這時一抹慌慌張張的白色身影從另一頭衝了出來,有些凌亂的短髮和根本是胡亂套上的制服不難看出對方出門時的匆忙。

 

        「啊~是鶴丸學長」清光壓在安定身上,右手壓在眉上,做出了個遠望的動作。

 

        「大概又是睡過頭了吧?」安定輕笑,有些幸災樂禍的開口。

 

        不過作為劍道部副社長,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我覺得安定沒有資格笑他」清光這麼吐槽道,要不是早上安定賴床,兩人也不會那麼趕。

 

        安定挑挑眉,也沒回應清光的話,只是加速從自家學長身邊揚長而去。

 

        「啊!鶴丸學長好像對你比了中指」嗯,不是好像是正在。

 

        「別理他?要遲到了喔??」安定只是聳肩表示不關他的事。

 

        兩人勉強趕上了練習,不過鶴丸可就沒有了,被為了就近照顧弟弟們而成為社團經理的一期一振唸了幾句。

 

        早上練習的時間其實並不多,而且社長(爺爺)和副社長(鶴丸)又都是那副懶散的模樣,最近也沒什麼重要的比賽,所以也只是草草做了簡單的練習。

 

        早上的第一節課是歷史,有著地中海禿的中年男子在台上唸著課本上乏味的內容,有時在黑板上草草寫了幾句補充,安定打了個哈欠,這課還真不是普通的難過,早上雖然只是簡單的練習,不過加上早起其實也會令人更加的昏昏欲睡。

 

        一旁的清光已經陣亡,前面那個平常也是吵的要命的獅子王撐著頭點啊點,估計也去夢他的老爺子了。

 

        安定在筆記本上面寫下了黑板上的重點,以防下次考試時清光又拖著他要筆記。

 

        這時,後面的鳴狐用筆戳了戳他的背,安定轉過頭,鳴狐遞了幾張紙給他,指了指其中一張表示那是給自己的,又指向其他兩張比向前面睡的正熟的獅子王。

 

        安定接過紙,點頭表示了解才又轉了回去。

 

        那些紙條大多是別人請鳴狐轉交給班上一些同學,他平時就很安靜,似乎也懶得去拒絕那些請他幫忙的人,所以久而久之鳴狐就成為了幫忙送字條的信差了。

 

        安定看了下自己的那份。

 

        嗯,又是該死的情書,撕。

 

        目光轉向另外要給獅子王的兩張紙,一個是挑戰書,為什麼會知道呢?因為上面很老套的寫著挑戰書,另一張只是一個小紙片對折,上面寫了獅子王三個字。

 

        也不顧前方的同學稅的正香,安定戳了戳前面的獅子王,對方縮瑟了下但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被吵醒的這件事,只是睡眼惺忪的轉身接過了紙條,轉了回去。

 

        課堂又回到了一開始的乏味。

 

        下課的鐘聲在這時候響起,老師收起了東西步出教室,底下的學生也開始吵鬧了起來。

 

 

        「誒!外面有人要來打架」

 

        「嗚喔~不會是上次那幫人又來了吧?」

 

        安定撐頰,有些無聊的聽著那些人的對話。

 

        「喔~這次是誰的要來賭賭看嗎? 」清光湊了過去,輕笑著開口。

 

        「喔?你醒了」安定只是轉了轉湛藍的雙瞳,沒有想回應清光的意思。

 

        「嘛~獅子還在...會是鶴丸學長嗎?」也沒有理會安定的話,清光就自己接了下去。

 

        「...是大俱利迦羅」安定沉默了片刻公布了正確答案,有些無奈地望向清光「為什麼對這些事就特別有興趣呢?你是女孩子啊」

 

        喜歡八卦這方面。

 

        「嘛?女孩子們可是都在說哪班的男生最帥的啊?」常常混在女人堆裡的清光呵呵笑道「安定的評價也不錯呀?怎麼沒看你收情書??」

 

        「這是兩回事吧?」安定這麼回答。

 

        情書的話早在你看到前都變成一堆廢紙了?

 

        乖乖坐後面看書的鳴狐是這麼認為的。

 

        短暫的下課時間在吵雜中結束,接著又是乏味的課堂。

 

        獅子王從第三節就跑不見蹤影,估計是去幹架了,下午回來時白淨的臉上多了一道傷痕,被隔壁班的山姥切念上了幾句,這兩個個性迥然不同的傢伙也不曉得是何時搭上的。

 

        清光在上午的課睡飽了之後,下午就開始跟隔壁的幾個女孩子在傳紙條,聊得很是開心。

 

        就這麼混到了放學,兩人走在要去劍道部的路上,遠遠的就看到自家社長大人又在閒晃。

 

        「我說,三日月前輩是不是又迷路了?」清光望向安定,淡淡開口。

 

        「跟你賭,他是迷路了」安定也淡淡地回應道。

 

        「那我也賭前輩迷路了」

 

        ...

 

        最終,兩人無視了迷路中的社長大人,到達其實轉個彎就到了的劍道部社辦。

 

 

後記這樣ˊˇˋ

 

欸ˊˇˋ其實寫到後面完全不了解自己在寫什麼ww

就當是小小的學園日常吧?

是的,其實安定跟清光並沒有同居

然後本人依然在煩惱小獅子的cp

不過神神(性別男)我絕對是支持鶴一期的呦/

一期哥快來wwwww(滾


评论
热度(3)

© 窩是一叢草 | Powered by LOFTER